一个美国互惠生的自述(一)

2014年3月我通过中惠互惠(CAPC)前往美国康州做互惠生。我猜能看到这篇文章的人或多或少对互惠生这个项目有所了解或者感兴趣。我之所以选择互惠生这个项目最根本的原因是我当时面临毕业,对未来的规划很迷茫。我不满意自己的状态。不想直接读研究生,也不想即时选择工作,但感觉自己独立能力还可以,同时拥有探索世界的好奇心。

经历了这三年美国生活,我才明白原来大多数处于我这个年龄阶段的人都面临同样的问题----对人生充满了迷茫。追其根源还是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缺少导师,导师有可能是老师,是父母,是朋友。也可能是某个特定的人。不同成长阶段会有不同的导师,但我们最缺少的是能帮我们树立正确价值观,指导人生前进方向的导师。

具体说选择这个项目的由来还得从大学时代谈起。我是2009级国内一个本科院校工程学士毕业生。在我读大二那年一个暑假,回家的时候我的父亲偶然和我谈到是否有意愿留学澳大利亚的想法,但他只承担的起一部分的花费,剩下的需要我自己去打工挣来。当时年轻气盛,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出国挺好玩的,凭双手难道还会饿死。所以我开始了接下来两年本科成绩的提升和雅思的准备,在毕业之前我自己申请拿到了澳洲昆士兰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

基于当时澳币的涨幅,对研究生课程设置的不钟意和教育资源的过剩等(个人见解)。澳洲的研究生分为coursework(学术型)和Research(研究),一般我们能申请到的就是coursework,因为作为像我这样的国内本科生,尽管我学校的这个的专业在全国高校同专业中算个中翘楚,但科研水平毕竟有限。我个人认为去念个coursework无非就跟把本科的中文翻译成英文再学一遍,含金量并不是太高。所以我选择推迟(defer)一年。

离毕业倒计时的一个月,我的舍友,也是我现在最好的朋友,在参加完一次周日礼拜回来后给我讲了他在教会刚认识的一个互惠生的故事。基于他对我的了解(对欧洲大学的research,再到大洋洲澳大利亚,再往南新西兰的大学做的功课,和本身对地理历史的兴趣。加上独立自由的性格)他觉得我应该会对这样的项目感兴趣。所以当时我就开始上网搜罗关于这个项目的信息,求证这是一个合法的国际文化交流项目,目前在中国有一些合作的中介。

毕业后我直接订票前往沈阳(中惠的其中一个办公室)的办公室咨询老师,在了解完基本情况和对自己的评估后我就报名了。前期材料的准备有点繁复,但也还好。在中惠老师的指导下,我把一切材料备齐(包括考下驾照),用了四个月材料就入库了。于是我前往深圳工作。

次年二月,我收到美国一个家庭的邮件,表示对我的兴趣。经过几次邮件的往来和Skype视频聊天,家庭给我发了邀请信,我三月同步办理签证,一切顺利于3月中旬前往美国。我去美国互惠的理由很简单,源于对不同文化的好奇,我想加强我的语言,同时也很喜欢孩子,觉得自己能够承担这份工作。或许还可以考察当地的大学,毕竟美帝的研究生含量还是不低的。

我的互惠家庭是个非常特别的组合。我的家爸是一个美籍日裔的神经科大夫。家妈是一个美籍意大利裔的心理医生(三十多岁才来美国留学)。家庭只有一个7岁的小男孩,在我到达1年前于台湾领养的,我是家庭的第2个互惠生。

现在回想起来近两年的美国互惠生活加一年的志愿者(还是住在互惠家庭里),感慨良多。

版权所有:北京中惠大洋文化交流有限公司(CAPC) 北京:北京朝阳区广渠路36号首城国际B1632 大连:大连中山区人民路41号 2516室 Tel:电话:010-64159286 0411-82701188